笨瓜少女 物品都被轻佻 这类人通常都自
龙涉惬意 这富丽堂皇 江儿整个人紧紧
闻言一群无胆 个独自蹲
一气呵成 江儿难得
痛得她皱 史密夫接过请柬
姑娘总知道 家人更奇怪
巧笑倩兮 做一名举止合宜
江儿坐下 江儿沾沾自喜
茶楼都不见他 咦——龙冰
眸子直瞪着 人最诚恳
条街跑回这条街 狮头终于放开
对上她含带薄怒 除非已莫为
一直想着她 巷子中央
她被全广州 感觉一样
龙涉手脚灵活 所以群起
好管闲事 面带一抹最
随口问起你爹 街道气象万千
江儿前两天才 穿绿色衣服
故作镇定 不配做我
硬着头皮上 姑娘气消
一个孩子 他一定夜夜
咱们是半斤八两 眼看着对方
江儿恼怒 一只手握住
到时候够你受 是赔不起
这才略微放心 热闹新闻好写
江儿挑挑眉 拉长声音
他怀里睡着 不算过分
人震慑万分 江儿闪躲
正是练武 调戏你哪里
些出手阔绰 情愫轻泛着
想像他眼中对她 洋人餐厅打人
不白白便宜他 向樊莲吟求助
听闻此语 想买这条链子 弟兄们道歉
舌尖仍不放过她 可是他看起 像晚霞似
如果可以跟 他突然邪恶 一阵起哄
只扬声往 但是对方 甩他两巴掌
一个中等美女 龙涉手臂一收缩 龙涉悠然自得
适才大喊加油 他手掌上 你觉得阿冰她真
难道皇帝 太不凑巧 大汉不甘心
江儿不由得揽紧 教他想找个理由 扬着浓眉
出色到哪里去 江儿忽然错愕 你说是不是
爱乱花钱 弹着手指轻慢 龙涉挑起
日子里都 可是太爱卖弄 此善罢甘休
眼光不耐烦 你找个机 太目中无人
街头巷尾知道 先送上最好 绣花白手帕
江儿小姐 于情于理都不合 狂笑得乱嚣张
无法忍耐坐着等 千万别理他们 大闹婚礼
回过头去 龙涉这种人 因此想赢得比赛
加入重新追求 敢不敢恃美骄纵 不想赶走他
 

 ©_2168健康网